江苏民歌音乐交流组

陕北说书混搭苏州评弹

信天而游 2018-05-13 11:37:54


曲艺节目《看今朝》将陕北说书与苏州评弹相融合

今年的央视元宵晚会上,曲艺节目《看今朝》点亮了观众的眼睛,粗犷的陕北说书与软糯的苏州评弹,一唱一和配合默契,观众称赞这波混搭玩得溜。曲艺节目《看今朝》是通过陕北说书和苏州评弹相结合的表演形式,讲述陕北在精准扶贫政策下,人民逐渐脱贫致富,奔向新时代的喜人变化;同时,苏州评弹则用说唱反映了江南风光日益秀丽,青山绿水常在,人民安居乐业、幸福安康的美好图景。

陕北说书和苏州评弹这一北一南两种曲艺说书形式的风格可谓大相径庭,陕北说书曲调激扬粗犷,富于变化,素有“九腔十八调”之称。说书艺人善于运用各种不同的曲调来描摹人物形象,表现人物的情绪。苏州评弹以说唱细腻见长,吴侬软语娓娓动听,演出中常穿插一些笑料,妙趣横生。弹词用吴音演唱,抑扬顿挫,轻清柔缓,弦琶琮铮,十分悦耳。

在曲艺节目《看今朝》中,激扬粗犷、弦音如鼓的陕北说书艺人与吴侬软语、轻歌漫弹的苏州评弹分站舞台两边,这边唱:“三弦一拨攒劲地弹,唱家乡绿水青山美田园,妹子们,好政策让山沟沟面貌变,美醉了那一道道茆梁一道道川”,那边就和“琵琶一抱我轻柔地弹,陕北哥,听我们唱唱江南的山和水,太湖澄澈桃花碧,美醉了一条条小巷一片片帆”。苏州妹子还问陕北哥,什么是“谝闲传”,陕北哥说:“就是聊大天”。一唱一和之间,中国南方与北方的曲艺形式、地区的性格差异与人民之间感情的和谐都充分体现出来。

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姜昆评价这个节目表示:“舞台两边,一边是西北高原、一边是江南水乡;一边一群壮汉、一边一排淑女;一边阳刚、一边阴柔;一边粗犷、一边纤细;一边高亢的调门、一边娇嗲的软语;一边弦音如鼓的三弦、一边雨打芭蕉的琵琶……《看今朝》很有创新。曲艺家的表演丝丝入扣、调韵合和,一唱一和、一应一答,配合得如此默契、表现得天衣无缝,尽现了编导者的精心策划。”

其实《看今朝》在登陆央视元宵晚会之前,就已经在人民大会堂亮相,获得一致好评。据节目编排者、苏州市评弹团的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样的曲艺表演形式,在历史上也是从来没有过的,“这是一次大胆的尝试、碰撞、融合、突破。虽然节目只有短短的五六分钟,但其创作及演员排练是非常艰辛的。由于南北两种曲艺,从语言到整体演唱的节奏曲调都截然不同,所以《看今朝》能将两种曲艺融合在一起,实属难得。而这也需要主创人员在一次次的修改中积累经验,从而擦出新的火花,赋予这一曲艺节目新的生命力。”

陕北说书艺人熊竹英:第一次联合排练特别尴尬

将陕北说书和苏州评弹融合在一个节目里,《看今朝》的表演者陕北说书艺人熊竹英第一次听到这个想法的时候,也是觉得不可能。

华商报:《看今朝》这个节目的创意是从何而来?

熊竹英:去年腊月的时候,我在北京演出,被文化部叫去开团拜会的筹备会。当时问我陕北说书和苏州评弹往一起融合可以吗?我当时第一反应是不可能,因为陕北说书是粗犷的,苏州评弹是细腻的。现场很多作曲家、词作者一开始也都觉得不太好弄。我现场唱了一段,著名作曲家孟卫东听了之后说可以融合。

华商报:开会之后就进行节目的创作?

熊竹英: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李立山老师写的陕北说书的词,胡磊蕾写的苏州评弹的词。那个会开完过了两三天,苏州评弹那边的曲子发过来了,我正在上海演出,晚上我弹着三弦录了一个小样发过去,她们又根据这个做了一些融合改动。第二次开会的时候,就定了我们这个节目,肯定要上团拜会。

华商报:后来排练的过程顺利吗?

熊竹英:本来是要让我们两边在一起排练的,但困难太大。于是就找了两个导演分别到陕北和苏州,给我们先分开排练。

华商报:两边第一次联排的时候顺利吗?效果怎么样?

熊竹英:2月7日,我们到北京,在中央歌剧院第一次联合排练,第一遍特别尴尬,唱不到一起去。我们往外一唱,她们接不住,她们一唱,我们又找不到那个点,因为陕北说书是强起强落,苏州评弹是弱起弱落,衔接上非常困难。

华商报:那磨合了多久找到了感觉?

熊竹英:一开始我们连彼此说话都听不懂,后来就不停地听对方的演唱。所有人就在衔接上想办法,练了三五遍之后就觉得很自然了。原来是两张皮,后来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文化部的领导也多次来看我们排练,都对这个节目非常满意,甚至连原本规定的四分半的时长限制都取消了,这也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

华商报:那这次合作,有没有给你带来什么新的想法?

熊竹英:这个创意特别好,我们之前对南方曲艺只是在演出的时候遇到过,并没有深刻的了解。通过这次面对面的交流合作,发现了曲艺界的一种创新,突破了多年不可能的限制。





信 | 天 | 而 | 游

陕北人自己的陕北民歌微信平台

版权所有 翻版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