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民歌音乐交流组

「高邮双黄鸭蛋」蛋双黄,趣横生

高邮圈 2018-10-22 15:22:20


音乐跟美食,才是绝配


作者/雨朱

本文授权于微信公众号 / 高邮圈

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一种美食眷恋得太久,

慢慢地积淀成一种情节,

流淌成一段文字,历久弥香。

久违的味道坪然让人心动,

不禁心族荡漾。

我爱高邮美食——双黄鸭蛋。


01



湖水的浩渺给了她豪放的性格, 麻鸭的温情给了她绵延的韵味,一蛋双黄,蛋白如璧玉,蛋黄似玛瑙,红白相间,壁合珠连


如果,非要找一个理由,让我爱上高邮,也许,“天上红太阳,人间鸭双黄”,就是我最好的答案。


如果,非要用一个借口,让我必须不懈追求,也许,“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化蛋双黄”,就是我最好的选择。


02



900年前,苏东坡任徐州太守。正值当地洪水泛滥,苏东坡带着民众全力抗灾,保住了城池。


苏东坡一高兴在城的东门筑了座大楼(黄楼),并嘱秦少游著文以记,这就是有名的《黄楼赋》。文章写好后,秦少游还备了几样家乡土产,让人一并送给老师。


文化人就是厉害,几样土产秦少游也能写出一首诗《以莼菜姜法鱼糟蟹寄子瞻》。诗中开列的土产除了莼菜、姜芽、糟鱼、醉蟹外,还有“凫卵累累”,就是一堆咸鸭蛋。


03



300年前,大文学家、美食家袁枚来到高邮,品尝了一口高邮咸鸭蛋,赞不绝口,印象极佳。


其《随园食单·小菜单》曾写道:"腌蛋以高邮为佳,颜色细而油多,高文端公最喜食之。席间,先夹取以敬客,放盘中。总宜切开带壳,黄白兼用;不可存黄去白,使味不全,油亦走散。"


高邮鸭蛋加工工厂也起步较早,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高邮第一家蛋品企业裕源蛋厂问世。1909年高邮双黄鸭蛋参加南洋劝业会陈赛,获得国际名产声誉,次年便远销美国、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


据记载,早在乾隆年间高邮咸鸭蛋已成为席上珍品了。



04



高邮鸭蛋,蛋头大,蛋黄比例大,尤以善产双黄蛋而驰名中外。其蛋质可用蛋白"鲜、细、嫩",蛋黄"红、沙、油"概括。不像其他地区的鸭蛋的发干、发粉,入口如嚼石灰。


双黄鸭蛋大如鹅蛋,中间一道暗箍,内行人一掂一照就能辨别出来。单黄鸭蛋便宜,双黄蛋贵,价格甚至是单黄鸭蛋的十几倍。


物稀为贵,爱生双黄蛋的高邮麻鸭,生的百只鸭蛋也只有三五只双黄。


鸭生双黄,主要是因为高邮麻鸭平时以小鱼、小虾、螺蛳为食,鸭子壮,连续排卵,形成双黄,甚至三黄。蛋黄较红,则是因为麻鸭吃了高邮湖区特有的藻菜,蛋黄易变红。


高邮咸鸭蛋的吃法,带壳切开,是一种,这是席间待客的办法。平常食用,一般都是敲破“空头”用筷子挖着吃。筷子头一扎下去,红油吱地就冒出来了,还得赶紧吸一口。


汪老《故乡食物》中曾有绘形绘神的记述:"曾经沧海难为水,他乡咸鸭蛋,我实在瞧不起。"


PS:高邮麻鸭,个头大、毛皮紧、潜水深、觅食力强,与北京鸭、绍兴鸭齐称“全国三大鸭”。


新鲜鸭蛋不好吃,若有若无一股腥味儿。腌制以后才是美味,是奢侈品。


05



高邮人不仅培育了高邮鸭和双黄蛋、咸鸭蛋这一世间精品,而且创造了丰富的鸭文化,每年还举办中国双黄鸭蛋节。


五十年代,高邮民歌手夏国珍一曲高邮民歌《数鸭蛋》,以其诙谐、轻快的旋律,浓郁的乡土气息而声震京都,得到毛主席、周恩来总理的赞誉。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高邮的鸭多,蛋多,而如今,高邮人赋予这些鸭和蛋的文化更多。


每逢有人问起高邮人的籍贯,回答之后,对方就会肃然起敬:“哦!你们那里出双黄蛋!”


高邮双黄鸭蛋已不单是一种美食,更是一种高邮文化。


06



于吃,高邮人有太多的话要说。


高邮人爱吃,由此延伸出来的“好吃怂”、“好吃呢唛”、“味道赞呢唛”等等词儿层出不穷。追溯到遥远的从前,我们就听说过“高邮人以食为天”,再到现在,“舌尖上的高邮”家喻户晓。


而高邮美食本身,也携带着最质朴最强大的治愈效果。


无论你是身处异乡孤独流浪的游子,还是被紧张急促生活节奏追赶的白领,亦或是因为恋情受挫内心苦痛的小女生。骨子里只要你是一个高邮人,随便尝上一口家乡的美食,那股暖流一下就冲散了心中的寒风冷雨。


我们寄托在高邮美食上的不仅仅是味蕾的享受,有时候更多的反而是高邮美食带来的记忆。


欣喜,我是高邮人,我爱高邮美食。



再穷不能穷雨朱,谢谢打赏!



本文为投稿文章,合作微信:missgao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