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民歌音乐交流组

用一支民谣,把南京唱给你听.

中国药科大学团委 2018-09-16 14:59:42

童话书中的故事写给了五岁的孩子

动画里的故事献给了十岁的孩子

电影中的故事讲给了十五岁的孩子


民谣中的故事讲给了我们:

路上人。


永远年轻,永远自由,永远热泪盈眶。

这些自由的音乐人,

为金陵城打下又一层文化的烙印。


歌里唱的是故事,

也是最好的南京。



 热河
李志

若无李志,大概南京也不过是一个在热闹的“北上广”面前略显寂寞的古城罢了。大概一个城市出了一个艺术家,就会被刻上那个人的记号。

“热河路就像八十年代的金坛县,
梧桐垃圾灰尘和各式各样的杂货店。
人们总是早早的离开拉上卷帘门,
在天黑前穿上衣服点一根烟。”
“每天都有外地人在直线和曲线之间迷路,
气喘嘘嘘眼泪模糊奔跑跌倒奔跑。
秋林龙虾换了新的地方32路还是穿过挹江门,
高架桥拆了修了新的隧道,
走来走去走不出我的盐仓桥,
来到城市已经八百九十六天,
热河路一直是相同的容颜。”



你离开了南京,
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

李志



这首歌说的是他的兄弟。李志和他的兄弟,本来就像钢琴和小提琴,可以彻夜长谈、浪费唾沫星子、消费彼此的青春。但后来,像故事里说的,兄弟离开兄弟去了大城市,忙着进入自己小康的未来。剩下来的兄弟只好在失眠的时候抽烟、小声弹琴、喝冷水,想想自己的心事。

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人跟我说话。




一盒南京
翁大涵

一颗心路过一张纸,每一首歌都是真实的故事。他曾说:“第一张专辑的《背包客》是在火车上写的,当时特别消沉,觉得虚度光阴,又看了一部电影叫猜火车所有有感而发。而《以梦为马》在讲自己一直想做的事,这个梦不仅仅是音乐,还有自己向往的自由。”

“中山脚下的新街口,
一切都是那么匆匆,
总有俩三个歌手,
流落在街头 。
嘴里唱着再回首,
却任时光白了头,
感动自己在夜里泪流。”
“紫峰大厦是最高楼,
就在鼓楼的地铁口。
卖报老太已经八十高寿,
每当看到夕阳的时候。
她就推车出现在风口,
为了一家四口不再漂泊。”
“万人广场谁在忧伤, 
不死梦想不停膨胀。 
灯火霓虹的地方, 
欲望在生长。 
穿过城市的大街小巷, 
走过心里的那个姑娘, 
没有故事的地方没有他乡。”



南京下的雨

刘小天


这首歌曲的创作背景当时是在南京的一个下着大雨的夜晚,当时的小天还在酒吧做着驻唱,小天想到了以前发生的一幕幕,看着酒吧里每一个失落的人,于是有感而发,然后创作了这首歌曲。

“南京下的雨,
纪念我们的爱情。
就像一场老电影,
猜不出结局。
南京下的雨,
留下太多的回忆,
直到我们都老去。”
“再次想起,
朱雀桥边野草花。
乌衣巷口夕阳西下,
有我在秦淮河畔对你深深地牵挂。
旧时王榭堂前燕,
已飞入寻常百姓家,
我们相爱但却咫尺天涯。”





山阴路的夏天

李志


许多人来到南京,都会去山阴路和热河路看看,虽然那两条路在当地人看来只是普通的两条街罢了。从前(现在也是),总有人说他喜欢装X。最终,装到他自己掉了眼泪,装到大家的眼泪都掉了下来。


“我们之间从来没有想象的那么接近,
只是两棵树的距离。
你是否还记得山阴路我八楼的房间,
房间里唱歌的日日夜夜。”
“南京的雨不停地下不停地下,
有些人却注定要相遇。
你是一片光荣的叶子落在我卑贱的心,
像往常一样我为自己生气并且歌唱。
那么乏力,爱也吹不动的叶子。”




北京东路的日子
南京外国语学校

2010届高三(6)班学生



继续来听到的依旧是和青春,和校园有关的歌曲,其实不用太多描述,2010年之前还没有高中毕业的朋友可能都听过,《北京东路的日子》。

北京东路是南京中心城区的一条主干道,也是南京外国语学校所在的街区。在这个充满着收获、弥漫着纯洁情怀又带着一点点伤感的毕业季,这条街道因为一首歌而被众多网友记住。



“开始的开始,我们都是孩子。

最后的最后,渴望变成天使。

歌谣的歌谣,藏着童话的影子。

孩子的孩子,该要飞往哪儿去?”


“当某天,你若听见,

有人在说那些奇怪的语言。

当某天,你若看见,

满街的本子还是学乐先。

当某天,再唱着,

这首歌会是在哪一个角落?

当某天,再踏进,

这校园会是哪片落叶,

掉进回忆的流年?”



南京文艺老青年之歌

许金晶


这些牵连着无数个人和时代记忆的音乐,我们称之为流行音乐,或者工业时代的民谣。好的民谣作品,就像优美的叙事诗,像摊开的记事本,将一个有故事的人,有故事的时代,展现在听众的眼前。
金晶喜欢分享自己的爱与孤独、梦想和思考,在浪漫的理想主义中揉进了现实主义的思索,作品富有张力和厚重感。这诚然是读书的积淀带来的财富,也是一颗敏感的诗心在时光流变中的感触和抒发。

“下午漫步在遍地历史的长江路,
你在犹豫是否再去借借卡夫卡。
总统府里突然响起悠扬的钟声,
辛亥百年就这样悄然地来到。”
“你一张口避免不了宏大和忧郁,
仿佛自己还是二十出头的年华。
当街上的90后开口称呼你大叔,
你才知道青春已经偷偷溜走了。
 
可你仍然信奉文艺的生活方式,
即使孤单一辈子也要活出那滋味。
新街口的铜像下是否站着个姑娘,
给我欢笑给我力量让我快乐吧!”



图文:白依琳


·END·

听说有人要关注我
药大热点哪里找,来团子就对了

微信号:cpu_tw


如果大家有好看、好听、好玩的微信素材,欢迎踊跃投稿,稿件一经录用,会有奖品喔!

投稿邮箱:cpu_xm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