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民歌音乐交流组

你好,可以借一生说话吗?

青年文摘 2018-06-20 16:57:41


我喜欢你

就像你妈打你,不讲道理



钱锺书在《围城》里说,老年人恋爱,就像老房子着火,没得救。

 

烧房子般的喜欢,大概就是不管你变成什么样的人, 做了怎样的选择, 我都待你始终如一。 因为第一次见你的时候, 我的心里已经炸成了烟花,需要用一生来打扫灰烬。



有个真人秀节目叫《一路上有你》,有一期节目,张智霖和袁咏仪做嘉宾。

 

根据节目组安排,有一个环节是让张智霖留遗言:假如你的生命只剩下24小时,你会做什么?又会对袁咏仪说什么?

 

张智霖的最后一句话是:“袁咏仪,你钱够不够用呢?你说够了,那我就安心了。”

 

当时看到这里,我在一瞬间就流泪了,有点猝不及防。


在社会态度中,钱是一个男人身份的象征。他愿意为你花钱,怕你钱不够用,说明他有诚意对这段感情投资到底。



以前在杂志上读到过一封情书,具体内容都忘得差不多了,唯独对一句话印象深刻,甜到现在:


“如果生命是一场寻宝之旅,最终我就会把你拖到上帝面前说,我找到了这个。”





《射雕英雄传》有一个情节,江南七怪在知道黄蓉是黄药师的女儿后,说她是小妖女,要求郭靖和她断绝关系。金庸是这样写郭靖的反应的——


郭靖一面说,一面拉着黄蓉的手,昂起了头,斩钉截铁般说着,似乎柯镇恶、马钰等就在他眼前:“师父对我恩重如山,弟子粉身难报,但是,但是,蓉儿……蓉儿可不是小妖女,她是很好很好的姑娘……很好很好的……”


郭靖心中有无数言辞要为黄蓉辩护,但话到口头,却除了说她“很好很好”之外,再无别语。

 

黄蓉原本是游戏江湖的小妖精,为了这个朴拙的汉子,她告别了自己的青春。她闯王府,套洪七,受重伤,斗西毒,赴大漠,救情郎,最终驻守襄阳,以身殉国,成为后辈小生口中的传说。

 

兵临城下的那天,黄蓉看着襄阳城外漫天的烽火,不知道会不会想起那个玩无锡泥娃娃的少女?

 

几十年就这么过去了,靖哥哥还在,真好。



“爸,你高中选的是文科还是理科?”

 

“我选的是你妈。”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有一次周恩来在新六所办了一夜的公,天亮时走出楼门,轻轻地发出惊喜之声:“噢,下雪了!”

 

面对漫天风雪,他凝立片刻,对身边的人吩咐道:“给大姐打个电话,请她来一下,我有事情要跟她说。”

 

大家都猜测总理一定是有重要的工作,赶忙往家联系。邓颖超以为是有急事,匆匆赶来新六所。

 

“什么事呀,恩来?”邓颖超进门就问。

 

周恩来已经穿上他那件海军呢大衣,一边走一边说:“出去说,我们边走边说。”

 

“到底是什么事呀?”邓颖超的声音不知不觉变得柔似流水。

 

“请你来踏雪!”

 

天空飘来五个字,在空气里凝结成雾气,极尽了温柔。这以后,邓颖超就有了去新六所踏雪散步的嗜好。

 

我相信,邓颖超每年冬天在新六所踏雪赏景时,周恩来一定会在她的心头明光闪烁,紧紧伴随着她。



无意中看到陶行知先生结婚证书上的证词,突然就想结婚了。


天也欢喜,地也欢喜,人也欢喜。欢喜我遇到了我,我遇到了你。当时是你心里有了一个我,我心里有了一个你。从今后是朝朝暮暮在一起,地久天长,同心比翼,相敬相爱相扶持,偶然发点脾气也要规劝勉励,在工作中学习,在服务上努力,追求真理,抗战到底,为着大我,忘却小己,直等到最后胜利再从容生一两个孩子,一半儿像我,一半儿像你。

 

结婚人:陶行知  吴树青

 

中华民国二十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凤凰山育才学校



川端康成的《雪国》讲了一件事,岛村一年后回到雪国,再次见到了驹子,两个人按捺着相思,竟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于是,岛村伸出自己的手指说:“这根手指可一直想着你呢。”

 

一年前,岛村的这根手指触摸过驹子的身体。这句话有些浪漫的暧昧,让两个因为分离而些许陌生的人一下子拉近了,竟然还有些肉欲的浪漫。



陕北民歌有很多歌词都很露骨,有一次我听到一句“一碗碗水来一碗碗米,面对面睡觉还想着你”,突然就愣住了。

 

有些东西,还是民间的好,虽然读过不少情诗,却不及这一句有味道。这是老百姓在反复传唱中创造和挑选出来的,都面对面睡觉了,还想着你,用看似矛盾的说法,表达了千恩万爱的强度。


 

你好,可以借一生说话吗?我喜欢你,就像你妈打你,不讲道理。


作者简介:衷曲无闻,简书签约作者,文章曾被薛之谦留言评论,刘同微博转载。理性与感性融和,时而风趣幽默,时而引人深思,深受读者喜爱。微信公众号“衷曲无闻”(ID:zhongquwuwen)。转载请联系原作者